白色情人节隐藏角色

白色情人节隐藏角色

<篇名>洪庭光兄肝风眩晕证类猝中病起偶然眩仆,医谓急虚身中,猛进甘温峻补,转增胸胀呕吐,不饥不便,有时浮阳上面赤,唇口干燥。凡伤寒中阴等证,非附子不能驱阴回阳,有病则病受之,何有余性,遗留作毒,即使有毒而生,不胜于无毒而死乎。

予曰∶此证有虫传染,三传乃灵,符药莫制,宜设法以杜后患。辉兄本家莆田翁偕往,果见神昏汗冷,肢厥脉伏,初为踌躇,继而猛省,笑顾莆翁曰∶证固危殆,然有一大奇事,可望生机。

气固胃安,庶堪保守。苟用之不当,即无毒亦转为大毒,用之得当,即有毒亦化为无毒。

就榻诊之,脉虚浮大而数,视舌无胎,抚如干版。 安波按∶先生阐发经义,善发古人之意。

治宜安胃制肝,厥阴阳明两调,王道无近功,戒怒舒怀,以佐药力为要。前议壮水,以平厥阳冲逆之威,继佐芍甘培土,酸味入阴,甘缓其急,交冬肾水主事,木得水涵,庶可冀安。

惟食多尚难运化,腰膂时痛,遗泄间或有之。予曰∶内闭外脱,蔑能为力,他医用药,亦无效灵,越日而殂。

Leave a Reply